2003年12月18日,北京法院卢沟桥刑场的天空阳光灿烂,万里无云。徐小媚无比留恋地望着这个美丽的世界,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而她曾经为之奋斗的梦想,她风华正茂的年纪,以及她所有的爱恨情仇,随着她渐渐哽咽的哭泣和一声沉闷的响烟消云散了。


01心高气傲

就在10天之前,曾任《中国青年报大教育时代周刊》主编助理兼办公室主任的徐小媚,因故意杀人罪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当徐小媚站在刑场上时,她一定想起了自己的家乡,位于长江之滨的小城宜昌。

1973年10月之日,葛洲坝集团铁路干部老徐家的红色娘子军队伍里又添了一个小“女兵”。

虽然生她时,已经排行老四了,但父母对这个新诞生的小生命依然宠爱有加,父亲为她取名叫徐小妹。

徐小妹,不但天生聪慧冰雪聪明,心气很高,总是出人头地,而且特别会说话。嫌自己徐小妹的名字不好,就自作主张改名叫徐小媚,这个名字和她的人一样让人心动。

尤其1988年徐小媚考上水电学院之后,她已经出落得非常标致,特别她那一张小嘴巴就像抹了蜜一般,就是死人都能让她说活。在很多人眼里,徐小媚是一个非常精明的女人。

1992年毕业后的徐小媚到一个幼儿园上班,参加工作后,不知道有多少年轻的小伙子追求她。可徐小媚谁也没有看上,她心里早就爱上了一个英俊青年。


1994年年底,年仅21岁的徐小媚就结婚了,婚后第二年生下了一个女儿。徐小媚与丈夫的结合可谓志同道合,比翼双飞。

婚后,夫妻两人琴瑟和谐,相亲相爱,被别人羡慕得要死。夫妻两人出双入对,亲热无间。徐小媚非常爱自己的丈夫,丈夫对徐小媚也呵护有加。

但天生丽质的徐小媚不甘就此成为家庭妇女,她的梦想是当一个名女人出人头地。她不但舞文弄墨,平时也会写一点诗歌散文在当地小报上发表,凭着她不错的普通话和如簧巧舌,她还在电台里客串当主持人。

结了婚的徐小媚甚至还偷偷跑到北京去参加中央戏剧学院的招生考试,结果名落孙山。

徐小媚整天把自己搞得很忙,连家都顾不上。丈夫不满她整天风风火火在外面折腾不顾家,俩人的婚姻仅仅维持了1年,就土崩瓦解了。

对于自己的将来,徐小媚有很多梦想,她渴望成为一名大作家或者演艺圈里的名人。

随着阅历的增长,她发现宜昌这个小城市太小了,根本不是她发展的平台。

1998年5月,徐小媚通过朋友的介绍,加上她天生伶俐的嘴巴,如愿以偿地进入《人民日报海外版》当了一名记者。


虽然她爱好文学,但仅仅靠嘴巴的她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记者,不到半年她就混不下去了,只好转到其他媒体去工作。

等她的底细和能力被别人知道之后,她再次跳槽,就这样,每隔三四个月她就换一个工作。

直到2001年8月,她应聘到了《中国青年报大教育时代周刊》。

02收获爱情

徐小媚之所以不离开媒体,是因为媒体不但极大的满足了她追求文学的梦想,还给了她这个外来妹一个记者的桂冠。这是追求虚荣的徐小媚绝对不能放弃的。

更重要的是,记者的桂冠不但给自己带来了荣耀,还把一个比自己小4岁的高大帅哥送到了自己面前。

说来也是有缘。作为记者,徐小媚每天都会接触很多人,其中不乏男性中的佼佼者,但他们对徐小媚来说都是匆匆过客,直到她邂逅了武保卫。

这是1998年如火的夏天,夏天容易产生火热的爱情。这一年武保卫21岁,徐小媚25岁。

那天是成为记者不久的徐小媚去北京展览馆采访,她急匆匆走进展览馆入口的时候,迎面撞到一个高大男人的怀里,她抬起头刚要说抱歉,却看见一个高大的小伙子特别灿烂地看着自己笑。

小伙子20岁左右,像一个年轻的篮球运动员,留着小平头,穿得朴朴素素的,很有朝气。当时徐小媚看着他,就觉得这个大眼睛的帅哥好像上辈子见过一样,印象特别深刻。

武保卫来自河南,跟徐小媚的爸爸是同乡。亲不亲故乡人,徐小媚不失时机地把自己的名片给了这个叫武保卫的小伙子。

不久后的一天,徐小媚正在报社绞尽脑汁忙着写稿子,突然桌上的电话响了,徐小媚一接,对方只“喂”了一声,徐小媚也“喂”了一声,她一下就特别清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武保卫,是你啊!”。

虽然只见了一面,但武保卫宏亮的河南口音徐小媚记得非常清楚。当时她很激动,这个小伙子竟然还这么执着,还记得自己。

当天下午,武保卫就来到徐小媚的报社接她共进晚餐。那天他特意修饰了一番,还夸张地抱着一束鲜花。

就这样,徐小媚庆幸自己重新获得了爱情。经历过一次婚姻的徐小媚特别懂得这个小伙子的心思。


对武保卫这个年轻又没有感情经历的小伙子来说,徐小媚对他的那种百媚千娇,是非常让武保卫动情而且很难拒绝的。何况徐小媚当时是一个漂亮女记者,她的身份是很让只是一个打工仔的武保卫所仰慕的。

风韵逼人的徐小媚信誓旦旦地对他说“我要干出一番大事业,我要当中国最著名的女记者。”

武保卫立即被徐小媚的才华派头和美女风范所折服。而在徐小媚眼里,身高1米83的武保卫虽然只是一个打工仔,虽然没有多少文化和金钱,但他有着成熟男人所缺乏的生猛和激情,有着一种真正的男子汉气概。

1998年8月15日,徐小媚邀请武保卫到自己家吃饭。武保卫高兴地来到徐小媚家,一推门,客厅里站着一袭长裙的徐小媚,她用落寞又极其诱惑的眼神看着武保卫。在美酒佳肴之后的醉眼迷离中,武保卫迷迷糊糊撇下酒杯,扑上去抱住了徐小媚,两人疯狂地缠在了一起……

03善解人意

如果按照这个轨迹走下去,无论生活还是工作,徐小媚都会很顺利。

但是,徐小媚不是那种轻易满足的人。在换了几家媒体之后,尤其是后来慢慢到了一些小报当记者之后,她知道,要当一个真正的著名女记者,必须换一个国内赫赫有名的大媒体,以此来拓展自己的事业。


2001年8月7日,徐小媚又一次来到人才市场,一进会场,她的目光立即被《中国青年报》的招聘启事吸引住了。

她立即走上前去咨询,接待徐小媚的叫周建新,是大教育时代周刊的主编。徐小媚口若悬河地介绍了自己在多家媒体担任编辑、记者的经历,还添油加醋地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策划了许多很有影响的资讯选题的才女。

徐小媚的自我介绍让周建新兴奋不已,一直拉住徐小媚攀谈,并约好第二天到报社面试。在交谈时徐小媚注意到,这位比自己大10岁的周主编长得风流倜傥、一表人才,而且在看自己的时候,眼神里颇有些说不出的暧昧意味,甚至在自己告辞时,周建新依依不舍的眼神里满是期盼。

第二天,徐小媚如约到报社面试,周建新代表报社与徐小媚谈话。在谈话中,周建新暗示她说:“我们周刊目前缺乏像你这样的人才,你加盟我们周刊会很有前途,你放心地跟我干吧,只要让我满意,我会支持你的!一定会的!”说完,又意味深长地看了徐小媚一眼。

徐小媚很兴奋,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让自己起飞的平台,但她又隐隐觉得周建新看自己时的眼神有些不正常,但兴奋使她顾不上想这些,她甚至以为是自己的女性魅力和才能征服了周建新。


有一次,周建新安排徐小媚写一篇长篇专访准备发在头版头条。徐小媚采访了2天后仍然没有交稿,周建新多次催稿,徐小媚绞尽脑汁也只写出了一部分。周建新着急了,把她叫进自己的办公室问怎么回事,她泪眼婆娑地走到周建新面前,哽咽着说不想干了。

也许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周建新丝毫没有惊讶,走过来抚摸着徐小媚的肩头说“你别着急,不当记者也行,还有更好的活儿等着你呢。”他平静地说。

第二天,周建新正式宣布:从即日起,徐小媚担任主编助理兼办公室主任。

这个任命让徐小媚惊讶不已。渐渐地,她不再回避周建新意味深长的眼神,甚至经常陪伴周建新加班到深夜。

自从受到周建新的赏识当上主编助理后,渐渐地,徐小媚觉得自己的文化水平高了,尤其是当了主编助理认识了一些社会名流之后,自己的社会层次也上去了,对武保卫的热情也慢慢冷了下来。

加上武保卫在公司里只是个电工,晚上经常住在单位。徐小媚白天忙了一天的工作,晚上回到家,武保卫却在单位加班,一种孤独寂寞的感觉便会萦绕在她的心头。


10月的一天晚上,徐小媚突然肚子疼,她想让武保卫回家送她去医院。她给武保卫打过电话去,但武保卫正在单位抢修线路,脱不开身。这时候徐小媚想到了周建新,打电话给周建新一说,周建新立即赶来了。这让徐小媚从心底里对周建新充满了感激。

而对武保卫,随着时间的推移徐小媚心坐充满莫名的失落和悲哀。

在这个期间,徐小媚和周建新的接触越来越多。徐小媚知道,要想在报社站稳脚跟继而谋求更好的发展,必须依靠周建新。

从感情上,她对周建新也越来越依赖了。很多事情她不跟武保卫说,也要跟周建新说。而周建新也不时对徐小媚提起,自己跟爱人感情不好,不喜欢自己的爱人。

慢慢地,徐小媚越来越喜欢这个善解人意的主编了。35岁的周建新看起来像二十七八岁。跟自己的年龄悬殊也不大,再加上他的细心与体贴,这一切都让徐小媚感到亲切。

04红杏出墙

2001年11月26日晚上,周建新和徐小媚在单位加班后已经很晚了,周建新请徐小媚到报社楼下的饭店去吃饭。


不胜酒力的徐小媚喝完一小瓶二锅头后,酒劲一上来,又要了一瓶。而周建新也跟徐小媚一起开怀畅饮起来,没多久,两个人的舌头和腿脚都不听使唤了。

两个人相互搀扶着从饭店出来,徐小媚要回家,周建新硬着舌头说:“你醉成这个样子怎么走啊,先回办公室喝点茶再走吧!”

两人互相扶着回到报社周建新的宿舍里,醉意朦胧的徐小媚端着热乎乎的茶水,想起跟自己吵架的武保卫,徐小媚的眼睛湿润了。

这时候,周建新坐在她身边,轻轻拥着徐小媚入怀,在她身边极尽温柔缠绵。渐渐地,徐小媚陶醉在周建新的热吻中。

周建新不失时机地抱住了徐小媚。面对善解人意的周主编,徐小媚顺从地依偎在周建新身上,任由周建新拥着自己。

当干柴遇到烈火,那只有欲火焚身的份了。

从这之后,两个人一发不可收,两个人的性关系一直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他们两个人的宿舍,甚至办公室都成了两人私会的场所,他们几乎每周都要在一起,虽然周建新不如武保卫生猛激昂,但他是自己的领导,会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徐小媚仍然感到了快乐。

徐小媚就这样与周建新勾搭成奸。开始的时候,徐小媚虽然隐隐觉得这样下去对不住武保卫,但她还是欢乐的。

因为有一个爱自己的帅哥当爱人,还有一个自己的领导当情人,这毕竟不是谁都拥有的,而且周建新很有“实力”,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自己的梦想还要靠周建新去实现呢。

无风不起浪,徐小媚在周建新和武保卫两个男人之间周旋的时候,周建新时常给徐小媚打电话,因为一边要应付周建新,一边还要敷衍武保卫,徐小媚分身乏术。

终于有一天,徐小媚和周建新在一起的时候被武保卫发现了,武保卫怀疑徐小媚跟周建新有私情。

他决定跟徐小媚好好谈一谈,但徐小媚一口咬定她跟周建新只是上下级工作关系,绝对没有出轨行为,同时表示尽量减少与周建新的接触。

虽然徐小媚否认,但武保卫还是有疑虑,毕竟徐小媚跟周建新来往的频繁程度已经超出了正常范围。

武保卫跟徐小媚谈完后,觉得她根本没有悔改的意思,就此还专门跑到单位去找徐小媚,甚至与她发生了争执。


自从武保卫跟自己谈话后,徐小媚也很少在他面前提起周建新,武保卫觉得他们之间已经不来往了,渐渐地就把这种不愉快忘到脑后。毕竟,年轻单纯的武保卫非常爱徐小媚,他也不愿意相信徐小媚会红杏出墙。

这期间,徐小媚加紧了对周建新权力的利用,而孤身在外的周建新对徐小媚的两性关系却越来越依赖,甚至呈现出一种变态的行为。他既喜欢这个百媚千娇的女人,又担心她的刁蛮,尤其担心徐小媚以怀孕为由要挟自己。

这个期间,周建新把徐小媚看得越来越紧,事事都要徐小媚向周建新汇报。两人过完性生活后,周建新每次都要给徐小媚吃避孕药。

05龌龊生隙

随着时间的推移,徐小媚也厌倦了这种情人生活。想想自己跟武保卫在一起已经四年了,两个人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她慢慢地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武保卫身上。她跟武保卫商议,打算结婚后再把自己的女儿从老家接到北京来,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

在徐小媚眼里,武保卫性格比较爽快,有种敢作敢为的仗义,徐小媚跟他在一起,感到有无穷无尽的激情。但夹在两个男人之间的徐小媚难免也有失误的时候。


有一天,徐小媚正在和武保卫缠绵,周建新给徐小媚打电话请她吃饭。徐小媚拒绝时,周建新就跟徐小媚在电话上吵了起来。武保卫一听是个男人给徐小媚打电话,立即刨根问底是不是周建新,徐小媚只好告诉武保卫说就是自己单位的主编,老是纠缠自己。

在武保卫面前,徐小媚声泪俱下说:“我现在就想跟你好好过日子,可周建新把我都快逼疯了,非要逼着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他是我单位的领导,我可怎么办呀?”

年轻气盛的武保卫说:“媚儿,我去跟他谈谈,让他别纠缠你了。”

徐小媚说:“我跟周建新谈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是周建新根本不听,你去更没法谈。”

武保卫当时就说:“要是不行,媚儿,你只要一句话,我找几个人去收拾他,起码打残他。”

徐小媚连忙打断了武保卫的话说:“还没到那份儿上,你就别管了。”武保卫也就没再说什么。

徐小媚还想继续利用周建新的权势,她知道,周建新非常害怕与自己的奸情暴露,所以她抓住周建新这个弱点,在报社越来越飞扬跋扈,甚至连周建新也不放在眼里了。

周建新看着越来越飞扬跋扈的徐小媚大为光火,将徐小媚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徐小媚也针锋相对。周建新火了:“你要继续这样对抗下去,我就向领导建议处分你!”


“你敢?周建新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别惹急了我把你的丑事抖搂出来!姑奶奶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的!”徐小媚怒目圆睁,拿起桌子上的一杯滚烫的开水,劈头盖脸的泼了周建新一身。

这件事情之后,周建新和徐小媚彻底决裂了。徐小媚到处说周建新强暴了自己,弄得周建新抬不起头来。鉴于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已经影响了周刊的正常运营。报社领导研究决定辞退徐小媚。

就在周建新暗自庆幸终于可以甩掉了徐小媚的纠缠时,徐小媚却在暗中跟踪他。

一天晚上,周建新正在单位加班,徐小媚进门坐下了。“徐小媚,你来这里干嘛?”周建新问。

徐小媚却以一副非常幽怨的口吻说:“没什么,想你了,我来看看你,找你聊聊。”

听徐小媚突然这么客气,周建新脸色都变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徐小媚依然很幽怨地说:“你要知道,我把情感和身体都给了你,你玩弄了我就想抽身甩了我,斩断情缘就那么容易吗?


大不了就摊牌,让单位的所有人都知道咱俩的事情!也让大家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现在我怀孕了,你说怎么办吧?”徐小媚越说声音越高。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周建新终于忍耐不住了,他对徐小媚的威胁充满了仇恨。可是他转念一想,如果徐小媚真的怀孕了,那就不好收场了,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在单位跟徐小媚翻脸,徐小媚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一旦闹崩了,她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如果真的把他们俩的私情泄露出去,或者告自己一个强奸罪,自己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毕竟,自己是堂堂的大报周刊主编……

06血溅宾馆

徐小媚知道,自己祭出“怀孕”的杀手锏来,周建新害怕工作丢了,事业没了。但以自己对周建新的了解,徐小媚知道这样吓唬周建新还不够,必须让他好好吃一个大苦头,长长记性。

一不做二不休,还是自己先下手为强,她急匆匆跑到市场上去,花5块钱买来一把30多公分长的杀猪刀。


徐小媚随后给周建新打了个电话说:“我晚上一定要见你,有事情面谈。”而周建新也想趁机查一下徐小媚是不是真的怀孕。

晚上10点多,两人在宾馆见面,一进门,就为检测怀孕的事情吵了起来,周建新摔门离开房间要走,却被徐小媚死死地拉回了房间,并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了门外把手上。

进门后,周建新又一次提出分手,这一次徐小媚却换了方法,她哽咽的说道“我理解你,你现在的位置不错,我也不想影响你的前途,闹出事情来对谁都不好。”一番话说到周建新的心坎里了。

吃软不吃硬的周建新果然态度也变得缓和了起来,最后两个人约定:今后只做好朋友。徐小媚提出在分手之前要最后深深地爱一次,周建新答应了,前一秒还仇深似海的两人,下一秒就滚到了床上,这一次,徐小媚极力迎着周建新。


完事后,精疲力尽的周建新睡着了,但徐小媚翻来覆去睡不着,一直在考虑自己跟周建新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一边想着,她的手不知不觉摸到了包里带着的杀猪刀。

不多时,睡的迷迷糊糊的周建新准备起来去上洗手间,眼看机会到来,徐小媚掏出杀猪刀,犹如一头凶狠的母狮,对着周建新不设防的后脑猛地扑了上去……

徐小媚持尖刀猛刺周某的头面部、颈部、躯干十余刀致周某死亡。徐小媚一边朝周建新身上乱刺,一边哭喊着:“都是你逼我的······都是你逼得啊!”最后徐小媚连力气都没有了才住手。

然后徐小媚到洗手间洗了个澡,把周建新身上的身份证和储蓄卡、手机等物品全部拿走,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现场,徐小媚匆匆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两天后,徐小媚找人为自己和武保卫各办了一个假身份证,并用武保卫的照片办理的身份证名字是“周建新”,然后徐小媚让武保卫拿着假身份证去把周建新银行卡内的钱取出来。

接着又让武保卫以报社业务总监的名义给自己的传呼机上留下一条信息,造出了已去日本的假象。


“小媚,昨夜一别,我的心情很悲伤。今天你就要去日本了,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恕我不能去机场为你送行,望保重身体,经常联系。”

06法网难逃

徐小媚原以为自己的一切都安排得天衣无缝,但警方很快发现了其中的蛛丝马迹。

第二日一早负责打扫该房间的服务员发现,在314客房的两床之间躺着一具男尸,即打电话报了警。

警方立即展开调查,据宾馆保安员反映:1月9日晚上10时50分左右,一男一女登记住进了314房间,二人进屋约两三分钟后,二人开始吵架,男的没说什么就往楼梯方向走,女的追了出来,叫男的回屋。

10日凌晨两三时许,宾馆3层的服务员曾听见离他们房间不远有男子惨叫的声音,声音持续了两三秒,然后声音很乱,还掺杂着摔东西的声音,持续了约5分钟。凌晨3点左右,314房间的女子一个人离去。

在多方调查后警方将涉嫌杀人的徐小媚抓获,也发现了徐小媚故意留在单位的传呼机上的内容。从字面上看,徐小媚已经在1月10日,即案发翌日离开了北京。

侦查员们经过马不停蹄的工作,很快排除了徐小媚近期在北京空港出境的可能,最后侦査员把目标锁定在武保卫的住处。


2002年1月16日下午2点,对于徐小媚来说,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她正坐在武保卫的家里磕瓜子,这时候几名警察打开了房门。徐小媚发现来人眼里冷峻、威严的目光。她略微迟疑了一下,便平静地把手伸了过去,一副冰凉的手铐锁住了她本该美丽的人生。

2003年12月18日,在走上刑场的那个瞬间,徐小媚又一次痛哭流涕了。她说,她想念家人和孩子。但对自己亲手制造出的那起骇人听闻的血案,她仍旧漠然:“我恨他,杀死了他,我绝不后悔……”从牙缝中挤出来的这句话,她一连重复了许多遍。

加关注,不迷路!

更多精彩普法案例,尽在重案实录!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郑重声明 未经授权,本文章不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联系作者:gaoyue021@163.com

笑点:
分类: 高清365足球直播 喜欢: 50 评论: 0 阅读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