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差点造就巨富的奇梦,   公元2003年5月17日中午,天气有些潮闷。尽管上午11时才起床,但中午1时,我照例上床睡了一会,且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在这个不长的梦里,从空间上讲,我回到了故乡,从时间上讲,我则回到了童年。,   我的老家屋后是一座唤作马头山的挺拔石山,如一只硕大无朋一直勃起的阳具。门前是一口水塘,水塘下是一大片草地,草地一端是一棵须10个成人才能合抱拢的大桂树。桂树不高,但枝繁叶茂。树冠之大,即使在中午阳光直照时投下的阴影仍可容上百号人纳凉。桂树每年9月开一次花,花香十里外亦浓郁扑鼻。这些都是多年未变的现实场景。,   5月17日下午的梦境便是故乡的这些实景。而我则变成30年前的真实状态,在塘埂下的草坪放10多只羊。突然,原本安静吃草的羊群骚动起来,只只举头张望,不再吃草。我赶忙扯来它们最爱吃的氏草,他们居然闻都不闻。稍后,这些山羊居然中了魔似地撒腿狂奔起来。它们很快就聚集到大桂树下,围着桂树一圈又一圈疾跑。慌忙中我拼力追赶,居然脚下被一只不知从哪儿飞来的足球一绊,便摔倒在地,左手掌一阵钻心的疼痛。凑到眼前一看,手掌正面和背后各穿了一个洞,鲜血汩汩而流,血红得很是醒目。,   这时,我便有了些快要惊醒的感觉。忽然耳边响起一个很大的声音“羊能吃桂树叶”!好像是母亲的声音。羊怎么能吃桂树叶呢?我放了这么多年羊怎么不知道?羊真能吃桂树叶,那这棵桂树上的叶子它们几年也吃不完呀!,   在手掌的疼痛和羊为什么能吃桂树叶的纳闷中我醒来了。梦境依然清晰,“羊能吃桂树叶”这几个字也记得比较清楚。我一看时间,下午4时多了。一侧头,发现床头柜上有一支大大的红墨水笔,笔壳也是红的,和我梦中左手掌流出的鲜血完全一个颜色。我连忙拿起笔,床头柜上正好还放着5月15日的南方都市报A38《彩票新闻》版,我在那版上记下“羊能吃桂树叶”6个大字。,   夫人见我一醒来就在报纸上写字,见怪不怪地问“又在梦里遭遇灵感啦?”因为我此前常在梦里想到一些好句子,醒来后便记下,夫人也已习惯。但这次有点不同,我把刚做的梦告诉夫人,她也感到很奇怪。,   突然想到第03018期足球彩票销售快截止了,这个星期还没买呢。便坐在写字台前着手填彩票。猛然间联想起还未淡去的清晰的梦境,便拿出“羊能吃桂树叶”几个字琢磨了一番。又灵机一动,数起了字的笔画。第一个字“羊”字是6画,这不是明摆着两个“3”吗?再数第二个字“能”,刚好是“10”画,这不是“10”是什么?紧接着的“吃”字亦为6画,又是两个“3”,“桂”也是10画,又是“10”,“树”是9画,想想应该是3个“3”,这时,13场的足彩已经有了11个数了,最后一个字“叶”是5画,拆成哪两个数呢?我思量了很久。想了想,由小到大,应该是“113”,可这样算来,便有14个数了。舍掉一个1吧。,   于是,我便认真写下了这期要买的号码“3310331033313”,填了10张重复的,也就是50注。,   这时已过下午6时,我连忙跑到距离约为1公里的足彩投注站,买下了这50注完全相同号码的足彩。投注站的老板很是惊讶,说见过买一两万的,却从来没见过这么投注的,他们也抄我的买了1注。,   慢悠悠走回家的路上,总是感到哪儿不对劲,也就是说最后两个字拿不准。猛然间想起10年前辞世的母亲生前讲话习惯总是将“树”说成“木”的,比方别人说桃树她说桃木,别人说枫树她说枫木,似乎梦里她说的就是“羊能吃桂木叶”,我为什么竟把“木”记成了“树”呢?两个小时困惑自己的难题迎刃而解,“木”字是4画,由小到大刚好拆成“13”,而后面的“叶”字是5画,不刚好由小到大拆成“113”?这样,我便认定这期的号码应该买成“3310331013113”了。我急步赶回投注站,对老板说,快快快,立即给我买100注“3310331013113”,老板说对不起,6时32分了,截止快3分钟了。“,   我一阵后悔。心灰意冷的回到家里。和夫人说了这一串怪事。夫人说我看你迷足彩快迷成神经病了,哪有这么巧合的事?后面的100注没买成,应该是省了200块了。,   这天晚上,我一直坐在电脑前,不断刷新着新浪的足彩网页。最后一个比分出来时,我大叫一声几乎晕倒。受了惊吓的夫人急忙跑过来,看到电脑上破天荒当晚13场比赛结果都全部出来的页面,也惊讶得张大嘴半天说不出话来。她后来还和我分析,你不是梦见被足球绊倒手掌流血见彩吗?这便暗示“足彩”呀!你不是手掌上摔出两个洞来吗?这是暗示这轮足彩只有两个“0”呀!你放的羊是不是刚好13只呢?,   我已经没心听老婆唠叨了。现在,我在打这篇帖子的时候,10张50注一模一样的足球彩票就放在我的电脑边,每注都中11场,而“3310331013113”这全中的13个数字昨天下午快到6时半时被我用圆珠笔写在左手手掌心,是要投注站买100注的数字,洗了几次手都没有洗去。看着这列数字,我心里一阵阵发痛。,   我声明,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从来不信鬼神的。如果这件事由别人告诉我,我断然不会相信。然而,这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身上。我夫人乃至足彩投注站的老板都可以见证。哪怕是巧合,也实在是巧得太离谱了!我夫人也是一名唯物主义者,但她现在居然认为,冥冥中或许确实有许多的神秘的东西我们至今还没法破解。,   现在我希望的是,明晚的足彩开奖结果最好一等奖只有不多的钱,越少我心理越平衡。有1万,我就错过了100万,有10万,我就错过了一千万。,   夫人在催我睡觉了。她说,不该你的,就是攥到了你手里仍会溜走。要不,你为什么刚好错过了两分钟呢?,  我想也是。夫人的这一安慰使我心里轻松了许多。还是睡吧。只是想,兑现不了的梦,不做也罢。,   我的老家屋后是一座唤作马头山的挺拔石山,如一只硕大无朋一直勃起的阳具。门前是一口水塘,水塘下是一大片草地,草地一端是一棵须10个成人才能合抱拢的大桂树。桂树不高,但枝繁叶茂。树冠之大,即使在中午阳光直照时投下的阴影仍可容上百号人纳凉。桂树每年9月开一次花,花香十里外亦浓郁扑鼻。这些都是多年未变的现实场景。,   在这个不长的梦里,从空间上讲,我回到了故乡,从时间上讲,我则回到了童年。,一个差点造就巨富的奇梦
笑点:
分类: 旧版足球即时比分 喜欢: 33 评论: 0 阅读